強烈反對收緊公屋「富戶政策」
2014 年10 月 14 日

前言

  由於自 2002 年開始,房委會停建居屋,並大幅滅少公屋供應,現今公屋輪候冊將突破 26 萬宗,房委會在不增加公屋供應的情況下,提出了六項檢討收緊「富戶政策」的建議,企圖降低成為「富戶」的標準,擴大打擊面,趕走住戶,迫使「富戶」流向亦為短缺的私人市場。

收緊富戶政策無助於加快公屋流轉

  現時,房委會轄下約有 73 萬戶家庭居於公屋單位中,當中約有 21,500 戶須繳交倍半租金,另有 3,100 戶繳交雙倍租金,而有 62 戶繳交市值租金,總住戶數目約 3%,而佔輪候冊宗數則約8%,比例較低。即使收緊政策,迫使所有「富戶」遷出,房委會實質能收回的單位相當有限,既無助於加快公屋流轉,但更重要的是會激起居民間的矛盾及不滿;而且,也會削弱了公屋戶向上流動的意欲,公屋戶只會愈住愈貧窮。

  造成今天公屋嚴重短缺、民怨沸騰,是過去特區政府在公營房屋政策上的失誤所致。2002 年起停建停售居屋,公屋供應亦由02年前的每年平均 28,000 間,下降至其後每年 15,000 間,打斷了房屋流動的階梯,積壓大量住屋需求。造成今天惡果,原因並非「富戶政策」寬鬆,而是供應與需求嚴重脫節,不應負面標籤「富戶」,這是不合理的。

收緊富戶政策屬擾民措施

  對於房委會建議縮短審查時間,由上樓 10 年減至 7 年或 8 年才審查,本會認為做法相當擾民。過去房委會訂出住滿十年後才審查的政策,是希望讓公屋戶能休養生息,積累資本,藏富於民。如今私人樓宇價格持續攀升,租金指數也達至歷年之高,買樓租樓甚為艱難,房委會亦承認大部分住戶在公屋住滿7 年或 8 年,經濟情況仍未有改善,定義為「富戶」的住戶為數也極少,收緊只會為住戶帶來更多不便,本會認為是多此一舉的措施。

  對於增加申報次數,頻繁的申報除了會為租戶帶來極大的滋擾外,也會加重了房署前線員工的壓力,增加行政費用,而改為每年一次申報,只見其弊,未見其利,能否加強所謂的公屋資源合理分配,增加流轉,實屬未知之數。

  對於提高應繳額外租金水平,建議只會令更多住戶跌入「富戶」網中,原先公屋入息限額 1.5 倍以上至 2 倍的住戶,無須繳交額外租金,在新建議下,也須繳交額外租金,進一步擴大了打擊面;同時,亦修訂了按入息限額的倍數繳交相應倍數的租金,甚至再增加 3 倍淨租金的級別,「富戶」變相加租,必然激起居民的強烈不滿。

  而在修訂兩大支柱方面,本會亦認為不應將打擊面擴大化。所謂「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」,公屋住戶日後為求保留租住權,或許不惜降低家庭收入,以符合適當水平,又或以刪除家庭成員的戶籍,分拆家庭的方式,以免墮入「富戶」網中,以防被迫搬走,造成不少獨居、雙老戶的情況;由此,公屋戶貧窮化及公屋戶老齡化的問題將會進一步惡化,收緊規限只會造成更多家庭組合的扭曲;而且,現時有 3,162 繳交雙倍及市值租金的「超級富戶」,如全部不幸被趕走,頓時私人市場將增加多3千幾個住屋的需求,即使於今年底預售的新居屋樓花,也難滿足全部需要,對於私人樓宇的價格也會造成波動。

  再者,所謂的「公屋富戶」,除了極少數外,又是否全部真的如想像般「富有」?答案當然是「否」。面對目前高樓價、高租金的環境,收緊政策迫使「富戶」遷離,他們的負擔能力又是否足以另覓適合的居所,是否有能力繳付私人樓宇首期,又能否負擔沉重的按揭供款,這點值得商榷!過去房委會以軟硬並重的措施,鼓勵有能力的公屋戶遷離公屋單位,如透過鼓勵購買居屋,以及實施「富戶政策」。然而,自 2002 年起停建居屋後,只有剩餘的居屋單位作分期出售,每期數量亦不多,即使於今年年底預售復建居屋的樓花,亦只得2,200 間,僧多粥少,也未見房委會推出更多誘因措施,吸引公屋戶購買。若單以強硬措施迫使「富戶」遷離,卻又缺乏居屋政策的配合,這是令人難以接受的。

總結

  收緊「富戶政策」,無助於加快公屋流轉,反過來對公屋戶構成更大心理壓力,造成居民間的分化,以及出現更多家庭組合扭曲的現象,孰得孰失,需要審慎考慮!本會認為,要解決住屋的問題,歸根究底都是從增加供應著手,加大公屋及居屋單位的供應。透過居屋階梯,鼓勵有能力住戶購買,騰出現有單位,讓其他有需要者入住,是過去房屋政策行之有效的方法。特區政府接納了長策會建議,未來 10 年內每年將興建 8,000 間居屋單位,相信長遠能加快公屋的流轉,本會亦期望,房委會在復建居屋的政策上,應制定更多誘因措施,多以鼓勵方式,促進房屋的流轉。

 

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.

Get Adobe Flash player


如有問題或意見,歡迎與我們聯絡(info@hkph.org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