增加土地首要應作緩解公營房屋之用
公屋聯會總幹事 招國偉
2018 年 5 月 11 日

  公屋聯會於 5 月 9 日,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會晤,於會上提出了十項短、中及長期增加土地供應的建議,期望透過新增土地,主要用作緩解目前公營房屋嚴重短缺的問題,包括紓緩公屋輪候壓力,以及協助舊邨重建的需要,要緩解問題,我們提出了需要新增不少於 650 公頃的土地,用作支持公營房屋的發展需要。

  在公屋輪候方面,積欠問題相當嚴重。截至 2018 年 3 月底,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高達 5.1 年,再創新高,一般家庭及非長者一人申請合共 27.2 萬宗。反觀未來五年的出租公屋供應量,平均每年不足 1.5 萬間,單單是應付新申請已不足夠,更遑論要消弭人龍,除非進一步加大公屋的供應量,否則平均輪候時間只升不跌。再看看於 2010/11 至 2015/16 年度的公屋申請情況,每年公屋單位編配予輪候冊的申請人,平均為1.7萬間,但期時的新登記申請者,平均每年達到5.1萬宗,即平均每年缺少 3.4 萬間公屋單位的供應;若這個趨勢在未來仍持續不變,或有擴大情況,欠積問題只會日益加深,未來十年總計可能達到 30 多萬個單位的欠賬,連同積欠的 28 萬宗申請,共缺約 60 萬間公屋單位,輪候公屋的壓力極大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於目前公屋申請分為一般家庭及非長者一人申請者,平均輪候時間亦只計算前者,後者則採用“配額及計分制”,有關改變始於2005 年引入計分制,並每年限制最多編配 2,200 個單位予單身人士,但這只是“斬腳趾避沙蟲”的做法。房委會應該取消有關機制,恢復過去較公平的做法,讓單身人士得到同樣輪候公屋的對待;因此,將來單身人士的公屋需求計算不應跌入“配額及計分制”的誤區中,應按實際申請人數來考慮。

  另一方面,在屋邨重建問題上,去年底公佈的《長遠房屋策略》指出,未來10年受公營房屋單位重建的新增房屋需求,為 20,400 個;然而,根據房委會2013年底進行了 22 條高樓齡屋邨的重建檢討,2 2條屋邨涉及的單位戶數約 有7.6 萬個,至 2027 年全部屋邨已近 50 年樓齡,尚欠5萬個安置單位的考慮;而且,房協已表示,共有7條屋邨的樓齡超過50年,重建的需求相當殷切;而且,有部分過去由房委會興建的居屋屋苑、「租置計劃」屋邨等亦日漸老化,雖然至今未有重建的迫切性,但也須要考慮未來相關屋苑重建的需要,未雨綢繆。

  現時,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約為 160 平方呎,較鄰近地區如新加坡等的為小。房委會轄下的公屋住戶人均居住面積,據 2017 年的統計數字亦只有13.2 平方米,而且新建的公屋單位面積,只是較每人平均編配面積不少於7平方米的稍高一些。增加居住空間,改善居住環境理應是香港人的願景,上屆特首梁振英在其參選政綱中,提出“制定長遠目標,由偏遠地區的公共屋邨開始,在土地供應開始充裕及公屋輪候情況好轉時,逐步提升最低公共編配面積標準,以改善公屋居民的居住環境」,但目前離這個願景似乎又再遠一些了。

  房屋問題源自於土地供應短缺,問題亦已達至水深火熱的地步。我們期望能夠透過多管齊下的方法覓地建屋,建立土地儲備,讓基層市民能夠安居樂業。



( 圖 ) 公屋聯會代表於 5 月 9 日,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會晤。

 



如有問題或意見,歡迎與我們聯絡(info@hkph.org)。